“认清楚我的脸。我名叫‘恨不得’,
叫‘奈何天’‘空悲叹’‘生离死别’。”

【サンジタ】冬の日

*サンジタ

summary:圣德芬和姬塔被同一个梦惊醒,随后他们之间发生了一场小的争执。


作为一个得到众多启示的人,姬塔已经习惯了做一些怪梦。大部分俯视世界的存在都不喜欢现身于人前,又或者它们根本不属于这片天空,这时梦境会是很好的媒介。梦有助于营造距离感,而距离感是权威的源泉,因此人们通常对这种超自然的启示深信不疑。

但最近的梦不是这样:它们也属于“怪梦”的范畴,因为它们是无源之水、无本之木,不来自她在清醒时的任何一缕思绪,也不源于她对过去的任何一块记忆的碎片;它来自不属于她的别处。她想,或许它的作用是提示一种联系。自那天之后,几乎每个晚上她都会梦见圣德芬,抑或,几乎每个晚上圣德芬都...

 
2018/2/5 2  

在草稿里发现了以前随便打的残渣,是一段没头没尾并且毫无意义的自言自语。当然很ooc,但又不ooc,因为我即是我,他也是我。虽然提到他的名字对现在的我来说已经不再合适……

角色心理

R:您好,我是R小姐。
秋:你好,我知道,你是R小姐。
R:您也应该自我介绍一下。
秋:什么……我也要吗?
R:是的,老师。
秋:(对这个称呼感到疑惑)尽管自从我搬到你这儿以来,每次你启动CP这个议题都要像这样跟我谈话,迄今也有不下百次了?
R:但是今天我要把它记录下来,写下来,您知道的,您对这个再熟悉不过了。您可以把它理解成杂志对谈。
秋:你认为熟悉杂志对谈的不是我,而是历史上的德田秋声。——然后你要把它发到网上,因为你觉得这是个...

 

【秋镜】夢のあと

史实向。比起文炼同人好像更像RPS,总之自由心证吧这种东西真的随便了……

雷点包括但不限于:提到其中一方的史实配偶、其中一方的史实子嗣出场。爱眼护眼,从你我做起

非常傲慢地以秋声的口吻写的,现在看来是个错误的决定。

依旧为不熟悉这个CP的太太准备了注释,知道的太太当没看见就好。

BGM:落日 - 東京事変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“没有目的地吗?”

  他怪异地不怒反笑。最近他的脾气变得越发古怪:在我的记忆中,K君[1]从来没有过像现在这般温和的日子。但我与他相互隔绝已有数十年,这么长的时间足以让一个孩子长大成人...

 

最近得到机会尝试了一次日文竖版排版。下了手才发现竖版完全是未知领域,很有意思。比如数字的纵排内横排(日文貌似叫縱中橫,不过全角数字在INDD里会自动变成纵中横),还有第一次发现日文原来只需要首行缩进一个字?
小标题的缩进量,在手头的一本台版书和一本日版书上各有不同,一个是七个字,一个是三个字。小标题一定要是哥特体吗?标题页需不需要统一在单数页?正文的开头呢?
中文排版中带标题的页面,有正文从页面中部或者下半部开始的处理方法,不确定竖版是否能这样【似乎不能。可惜手头只有两本竖版书,日版那本又似乎在排版上不怎么用心,很难做参考……或许和中文排版一样,在缩进量啊间距上可以灵活处理,但由于不熟悉规则,实在...

 
2017/7/11    

二人芝居

 心血来潮试了一下把正在写的东西的第一部分改写成剧本。手头的剧本只有萧伯纳和奥尼尔(主要参考的是奥尼尔),可能会有格式上的问题,而且舞美也乱七八糟——完全是在瞎搞。

我知道我的台词写得很烂,但不这样做我都不知道它们居然可以这么烂。几乎把台词全部改过了,虽然很有趣但工作量太大,应该不会继续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剧中人物


德田秋声

泉镜花


第一幕


夏天中的某日,晚上8点左右,金泽市,在德田秋声位于二楼的房间里。由于停电,到处漆黑一片,只有舞台左边的窗外透进一丝月光,但依然昏暗得不足以看清任何物体;透过敞开的玻璃窗,能够看见夜空下黑洞洞的楼群。房间的右边有一...

 

这几天、不,这阵子,我偶尔会想起之前说过的精神暴露癖那档子事。我终于意识到,我之所以认为自己有暴露癖,是因为我认为这样的行为本质上是崇高的。我认为它是坦白、是勇敢、是诚实,我认为我挑战公序良俗,从世人躲闪的目光中获得胜利(当然这一切只是我的意淫);又及,我或许可以从这种行为中找到理解者和同道者。但,如前面所说,这一切确实终归是我的意淫。

当我的眼前出现这样的人:她有着我曾经拥有却早已消磨殆尽的所有年轻(我才20岁,说出这样的话又是多么可笑),她有着才能和无尽的精力,她愚蠢但又不知畏惧——我感觉到慌张以至于恐惧。这种无法控制的嫉妒和恐慌将我推向深渊了。我立刻丧失了所有自我暴露的勇气,我再也不觉...

 

文アル世界观问卷

初衷是想知道各位司书对文炼世界观的私设和想法……但是不知道有没有人理我,just let it go let it go。以下是使用事项,如果要使用的话希望能把它复制在文前~

更新日志:1/22 删减一问 增加一问

———

· 这是关于文豪与炼金术师世界观私设的问卷。

· 可以随意删去不想答的问题、增加想答的问题,也可以随便修改,亦可以只挑其中几个问题作答,总之请随意使用它♂

· 可能会不知不觉地增加。如果有想增加的问题也可以留言。

· 参考了とうらぶ世界観ベータ。...


 

【秋镜】不舍昼夜(1)

  我要说的是前些日子发生的一件事。那天我路过别馆——老师们所住的个室不是在那里吗?时间是上午,一般而言大家要么还在拖拖拉拉地吃着早饭,要么开始组织潜书或钻进实验室了,很少有什么人在。但我却突然听到了某人的说话声……听起来像是在争吵。

  我能确定声音是来自泉老师的房间里。说实话,一旦得出这个结论,这馆里只要不是过度愚钝的,是个人……不,就连猫也能马上猜到谜底了。要说会与泉镜花老师激烈争执的人,我想答案已经昭然若揭了,对吧?

 “……事……等会……”

  果不其然,是秋声的声音。您知道,秋声是由我最早召唤出来的文豪,也...

 
2017/1/1 2  

【knights】a poor 复健

写论文写到写不出正常的东西了,十分想死……然而复健也好困难啊!

之前脑了很久的蒸朋+侦探paro。然而难写到爆炸考据考得要吐血还是算了吧。

世界观以《差分机》为基础。考虑考虑要不要发设定。其实单看设定也没什么意思。

没头没尾,敬语之敌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“说出来不怕阁下笑话。我现在才意识到家父是多么有远见卓识啊。”

 “……怎么说?”

 “我不顾长辈和前辈们的劝说,凭一时冲动进入警界,又置气立下了做满三年的誓言,才发现现实与我想象的完全不同。”他像是要将胸中的苦闷吐出体外似地叹了口气,“说到底...

 

一些没什么大不了的话

大家好,已经大概一个月没见了。

最近大概是因为友也女装【……】带动CP热度,旧文也跟着沾光,几乎每天都被鞭尸……也在提醒我《空へ落ちる七日間》上一更是两个月前这个事实。

最近计划中的作业由于教授大赦天下而突然减少了,不过长久以来的瓶颈让我失去下笔的勇气,不仅没填坑,稿子也一拖再拖……对不起对我抱有温柔的期待的大家。

不过,嗯,接下来才是我要说的——我有一个非常想写的《空へ落ちる七日間》的后日谈。说实话我对这篇文已经写完的部分非常、非常不满意,也没有自信能写出一个充实饱满、令人满意的结局,但为了写后日谈【…………】、描绘出他们的未来,我还是会努力试试把这个故事画上句点。如果到那时还有人记得...

 

© 行星地表 | Powered by LOFTER